你好,欢迎光临亚欧能源网 用户名: 密码: 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添加投稿
当前位置:首页 > 新能源 > 国内资讯 >

光伏西部囚城:产能过剩下的新一轮冒进运动

来源:    发布时间:2014-01-13 10:34:24 

光伏西部囚城:产能过剩下的新一轮冒进运动

中国经济和信息化2014年第1期

西部富足的阳光资源吸引了八方来客频建大型光伏发电站,在化解产能过剩的幌子下,上演着政府与企业、发电与并网、地方保护与公平竞争的博弈棋局。

◎本刊记者 刘俊卿 | 文 (发自内蒙古)

内蒙古像一片叶子横在中国的北方,阿拉善恰如叶子的梗。贺兰山西麓,这根26万多平方公里的叶梗被戈壁沙漠环抱。想象中,此间应草原广袤牛羊成群。然而,省道两侧黄草一望无际,偶尔会看到成片的亮色——它们是多晶硅片,学名称光伏发电阵列。

“我们这快成多晶硅的第二故乡了。”阿拉善出租车司机李师傅说。

阿拉善盟,这个地市级的区域在内蒙古自治区有卡通式的拉伸,它的面积相当于8个海南省,年日照数在3000小时以上,太阳能资源占内蒙古太阳能资源总量的4/5。在这里,采撷太阳能的大型光伏电站,2012年建成2座,2013年建成6座,域内现在坐落着至少21座光伏发电站。建成和在建电站数目分属当地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发展和改革局管辖。阿盟经信委电站汇总表显示,截至2013年底全盟建成光伏发电站6座,阿左旗发改局一份《光伏企业开发建设情况通讯录》中,在建的光伏发电站是15家。

不仅是阿拉善。

2013年中国光伏产业发展逐步复苏,多晶硅产量逐月回升,部分电池企业经营好转。工业和信息化部数据显示,2013年多晶硅产量约8万吨,电池组件产量25GW;大型光伏电站建设提速,分布式应用示范规模化开展,初步估算全年新增光伏装机超过8GW,其中大型电站超过6GW,分布式光伏装机约2GW。

光伏电站装机量大增,给阿拉善带来的并非全是惊喜,更多的是一盘电网与光伏企业、光伏企业与地方政府的博弈棋局。

锋威的到来

30年前,阿拉善就开始推广户用型光伏电池组件。由最初的10W、20W逐渐发展到170W的户用型及中小型村落供电系统。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中后期至90年代中期,由内蒙古自治区和地方政府共同出资,先后建成一批试验示范型村落风/光互补、光/柴互补、风/光/柴互补电站。本世纪初,国家实施“光明工程”、“送电到乡”工程,阿拉善光伏电站总功率达到398kW,但大多属于离网系统。

当时,良好的光照资源并没有给阿拉善的光伏发电站带来爆发式增长。而最先发展起来的,居然是光伏产业的最上游。2008年下半年,锋威硅业有限责任公司的多晶硅项目在阿拉善开建并于次年投产。

锋威硅业的到来被认为是实实在在的高新技术产业,至少让以煤炭、原盐等资源为支撑的阿拉善工业经济似乎看到了转型发展的方向,这使锋威得到了认可和扶持。一个明显的事实是,锋威投产当年就作为阿拉善盟行署10大重点投资商被表彰,原因是其投资完成1亿元以上,项目开工、投资到位、竣工投产表现突出。一同被表彰的还有宁夏发电集团贺兰山风电场。

锋威硅业投产的第二年,中国太阳能电池产量达到10.5GW,占全球产量的50%以上,与此同时,欧洲国家纷纷削减光伏补贴。中国光伏产业联盟的统计显示,我国太阳能电池组件的产量从2007年还不到0.5GW,直窜至2012年的22GW,占全球产量的54%。

坏消息接踵而至,靠海外市场而大量出口的光伏组件,遭遇欧美国家“双反”。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硅业分会数据显示,2013年第一季度,国内多晶硅(光伏上游)产量不足1万吨,较上年同期下滑50%以上。热气逼人的光伏产业瞬间无缓冲掉入谷底。

一边是中国巨大的光伏产能,一边是欧美“双反”收窄需求,中国政府在此背景下一次次出台支持光伏产业消化产能的政策。

2012年8月,国家能源局出台《可再生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将太阳能“十二五”期间的装机目标确定为21GW:这是原定的4倍。大型地面电站因装机容量大、容易实施,成为尽快消化过剩产能的唯一选择。2010年前后,中国东部地区几乎每个市都冒出一个光伏产业园区,2011年后的中国西部地区,几乎每一个城市都有光伏产业园区,不同的是前者生产光伏相关产品,后者则用光伏产品发电。

2011年,青海格尔木等西部城市已经成为光伏电站装机的焦点地区。该年仅青海一省就建成1003MW太阳能光伏电站,创世界之最,占当年全国光伏电站安装总量的40%,世界总量的1/27。同年,青海一次性核准了42个光伏电站项目,总量达1000MW,这些项目于2012年建成并全部实现并网发电。

地处内蒙古西部与甘肃宁夏接壤的阿拉善,并没有成为此轮光伏电站建设投资方的首选。到2011年底,阿拉善并网装机的光伏电站仅25MW。彼时的西部地区,已有10多个城市的电站规模达到数百MW。青海、甘肃、新疆的各城市最少有一个光伏发电园区,多数光伏发电产业园都按照1000MW级规模设立。

阿拉善被遗忘或轮空。

晟辉的盘算

地处一类资源区,有着良好光照资源的阿拉善,不甘被轮空的行动始于2011年。当地第一份里程碑式的文件是《关于加快推进全盟风电和光电产业发展的意见》。

该文件明确要求全盟光伏发电到2015年新增装机1000MW,到2020年装机要达到4300MW,此外设立新能源产业发展引导专项资金,对当地风电光电产业公共技术平台搭建、技术研发以及技术成果产业化等项目给予补助,对引进重大新能源产业项目有功人员进行奖励。该文件中一次性规划了13个光电场,分别位于巴彦浩特、吉兰泰、巴彦诺尔公、敖伦布拉格、腾格里、苏宏图、额肯呼都格、雅布赖、阿拉腾敖包、达来库布、居延海、乌斯太、孪井滩。

在阿拉善积极吸引光伏项目的同时,青海格尔木、甘肃敦煌等地爆发式建设的电站遭遇困境——限电让一些光伏电站建成之后处于“晒太阳”状态。

很难分辨是阿拉善强有力的政策起到了实效,还是投资者被迫的选择,机会开始光临这片对光伏项目期待已久的土地。一时间,中国节能环保集团、国电电力(600795,股吧)内蒙古新能源公司、江苏爱康太阳能科技、大唐山东发电、中兴能源等众多企业上门,提出要在阿拉善建设光伏电站。面对纷至沓来的电站投资商,期待已久的盟长冯玉臻忙到只能“抽时间接待”。

随后国电电力内蒙古新能源阿左旗分公司、国电蒙电新能源投资公司、中国节能环保集团公司和晟辉能源科技公司等一批公司相继在阿拉善投资建设电站。晟辉是其中唯一一家民企,却极具代表性。“我们用的是自己生产的光伏组件。”在现场施工的石姓项目经理说。

晟辉的母公司是内蒙古山路煤炭集团,这原本是一家以原煤开采、铁矿及硅石矿开采为主营的企业,几年前加入光伏掘金的行列,并且采取从高纯硅、多晶硅、多晶硅铸锭到光伏电站建设的全产业链布局。

石经理所负责的晟辉阿拉善光伏电站一期30MW已经成功并网,这让他稍稍松了一口气。

根据财政部的相关政策规定,电站如果并网晚于2013年12月31日,将按照0.9元/千瓦时的标杆上网电价执行,而之前并网的电站则以1元/千瓦时上网。虽然只差0.1元,但是对于装机容量为30MW运行25年的电站来说,以年平均发电量4500万千瓦时保守估算,就涉及1亿元的利益——这决定了一个电站的盈亏生死。

为了这个30MW的电站,石经理在阿拉善来回跑了2年。电站从开始施工到建成仅用了6个月,此前他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协调各种部门和办理手续上。政府监督部门的各类验收令他烦恼不已,原本预期在6月完成的并网工作一直到10月底才完成,时间的拖延使他十分焦虑。晟辉最终抢在年前并网,石经理认为民营企业的灵活性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对于如何灵活,他表示,如果是国企,肯定不会这么快。

晟辉最直观的投入是在光伏电站的旁边出资建设了一个110kV的变电站,用以将光电升压后送往当地贺兰220kV变电站。而国电集团、中节能的光伏电站是直接利用当地既有的110kV变电站,省下了这笔建设变电站的钱。

与其他的当地光伏电站一样,石经理最担心的是未来新上的项目标杆电价能否在0.95元/千瓦时以上。而按照现在的政策,阿拉善属于一类地区,2014年起并网的电站只能享受0.9元/千瓦时的价格。“就算5分钱也要争取,那可是很大的量。”石经理说。晟辉二期70MW项目已经拿到相关的批复,准备开工,如果能争取到0.95元/千瓦时的标杆电价,那晟辉二期的70MW电站就能增加利润近1.3亿元。

“发电站靠发电赚钱,限电麻烦就大了。阿拉善原来不存在弃光限电的情况,这并不代表未来不会。”晟辉阿拉善电站站长邱淑林对此十分担心。在她看来,在光伏电站建设运行过程中,民营企业对于赢利要求更为迫切。不过她庆幸的是,阿拉善现在还没出现弃光限电的情况,电站能够满负荷运行,发多少电上网送出多少。如果能保持这一状态,晟辉阿拉善电站有望在10年内收回成本。

限电的隐忧

在晟辉的光伏电站内,20名员工全部是当地人,负责电站日常运行管理的站长邱淑林刚从阿左旗供电局退休。邱淑林的工作职责是确保电站设备正常运行。虽说电站已经实现自动并网发电,可上万块的光伏电池板几乎每天都有零星的故障发生,必须安排人去现场检修。邱淑林过去的同事朋友有时还能帮忙处理一些故障。不仅于此,邱淑林之前供职的阿左旗供电局负责其所在电站的地方调度工作,一定程度上决定着电站发电的情况。

晟辉另外建设在青海格尔木的电站,就没有这么幸运。2012年青海格尔木出现弃光限电情况,其电站弃光严重时达50%以上。

“阿拉善没有大的用电企业,电网送出容量有限,等大量的项目跟进,限电是迟早的事情。”石经理提及此事有点担忧。而且现实的限电事件就在眼前,2011年阿拉善新建的风电场至今还间或地被限制发电,只是那些风电场都接入的是隶属于国家电网的西北电网。

国电阿拉善左旗光伏发展公司总经理宋占国介绍说,电站建成以来发电没有受到限制,原因是对于电网来说,阿拉善目前的光伏装机量较小。国电属于第一批来阿拉善建设电站淘金的企业,阿拉善的第一个光伏电站就是国电2010年在这里建设的装机5MW的金太阳项目电站。截至目前,国电系已经在阿拉善建成6个电站,总装机量达90MW,占当地光伏总装机量的1/3。

多煤多风的内蒙古,一直是全国大“电源”之一。与其他省份不同,内蒙古拥有两张相互独立的电网,即国家电网蒙东电网与蒙西电网。后者隶属于内蒙古,是国内唯一一家独立运行的省级电网,发电总装机占内蒙古电力总量的60%。2002年的电力改革中,国家电力公司被拆分为五大发电集团和国家电网、南方电网两大电网公司。蒙西电网成为两大电网公司之外仅有的一张省级电网。蒙西电网覆盖内蒙古中西部的8个盟市,阿拉善就是其中之一。阿拉善目前建成的光伏电站都接入了蒙西电网。

阿拉善盟输电线路为蒙西电网220kV的最西端,由乌斯太开发区接入蒙西网后,分别输送至阿拉善左旗、阿拉善右旗及额济纳旗。

属于蒙西地方电网管辖区的阿拉善,虽然地域辽阔,但是能够用于光伏电站并网的变电站和输电线路并不多,能够供光伏电站直接接入的110kV和220kV电站不足20个,且分布不均衡。光伏电站经济性等要求决定了其离变电站越近越具有经济性,尽可能靠近变电站,这给光伏电站的选址带来困难。

一个更为严峻的问题是,近年来,内蒙古发电能力翻了近8番,外送通道却未增加一条。抗争10余年,条条出省通道都拼力试过,但当地至今有电愁“路”,尽管外围年年闹“电荒”。

蒙西电网曾经提出建设两条超高压线路,让蒙西电网和华北网之间的网对网交流通道送电能力提升。这两条超高压通道在2005年通过专家论证,被写进了2010年6月的国务院研究室送阅件《关于尽快解决蒙西电力外送难问题的建议》中,但至今未见落实。

对于当地电网来说,虽然输送清洁能源一直是蒙西电网的主要任务,但是相对独立的蒙西电网在装机容量连续翻番的情况下并没有增加外送通道,早已造成严重的“窝电”问题。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同样价格从发电企业购电,建设新的输电线路和变电站对于电网来说是额外的投入,而招商引资来的发电企业,并不会给电网带来明显的经济效益。

阿左旗发改局副局长李忠茂一天要接好几个光伏企业询问电站建设情况的电话。2013年12月25日,他下乡调研一天,次日,他的办公桌上就又多了两份光伏电站的投资意向性协议,其中有一份是国内某知名光伏企业与盟长签字的,要求他协调选址。

“来的企业中,有被我们拒绝走的。”李忠茂说,“有意向的企业很多,不能谁想来就来,来了没有地方建设,建设后并不了网都是问题。这需要规划。”在李忠茂看来,央企还是比较有实力的,在当地投资建设电站是实实在在的,而部分民营企业,签订一个金额巨大的战略合作协议后就没了下文,并不是所有签订协议的企业都能够让项目落地。

爱康科技(002610,股吧)当年与阿拉善盟行政公署签订的投资额约28亿元,土地使用面积约近500万平方米的200MW光伏发电项目投资协议就没有落实。有消息称项目已经转让,截至2013年年底,阿拉善并网的光伏电站中并没有该项目。

各种忙于上马的光伏电站项目背后,是全国光伏电站装机量的快速增长。国家能源局预计,到2013年底,中国累计光伏电站装机约10.8GW,其中青海3.21GW、甘肃2.83GW、新疆1.28GW、宁夏1.26GW、内蒙古910MW。国内专业光伏市场研究机构Solarzoom的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已披露的达成意向、签约以及正在开发建设的光伏项目总量达到130GW。

与此同时,并网及未来可能出现的弃光限电问题,已经受到了国家能源局的重视。

去年10月底,国家能源局下发了《关于征求2013、2014年光伏发电建设规模意见的函》,2014年光伏发电建设规模将从原计划的10GW上升至12GW,其中分布式光伏项目将达到8GW。光伏电站装机量的增加已经在行业预料之中,而其中的一张附表引起了业界的广泛关注。该表对2014年拟建设光伏电站规模提出了初步安排,其中河北、青海、新疆、甘肃、内蒙古等地的光伏电站装机容量被加上了括号,该文件特别标注,在不出现弃光限电的情况下,括号内装机量才有效。这意味着,一旦这些地区出现弃光限电现象,将不能再申请新的装机项目。

阿拉善的愿望

在一位不愿具名的阿拉善主管经济的政府部门领导看来,已经建成的光伏电站并没有明显拉动当地经济。

一个10MW的光伏电站只需要7~8个人,其中3个技术人员、4个日常勤杂人员,且技术人员通常是发电站从外聘请,这对于当地的就业无法明显改善。此外,光伏电站作为招商引资项目,按照当地政策将给予所得税“三免三减”(三年免征、三年减征)的优惠,而一个10MW的光伏电站占地20万平方米以上,占用时间长达25年,这让地方政府觉得不很划算。他抱怨说,建设电站的地方并不是完全的沙漠,如果能够加以开发利用也能有经济效益。

正是出于促进当地经济发展的考虑,阿拉善出台的《关于加快推进全盟风电和光电产业发展的意见》中,明确提出要使光伏产业成为经济发展的增长点,当地除了规划建设光伏电站之外,还将在现有的多晶硅产业基础上,形成“硅材料-光伏电池-光伏发电”产业链。

当年把光伏产业带到阿拉善的锋威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为了促进就业,当地扶持已经停产近一年的锋威多晶硅项目重新开工,并支持其在稳定多晶硅产能的同时,尽快上马多晶硅切片、太阳能组件、光伏电站等项目,同时建设5GW太阳能电池生产线。

“我们会适当要求来阿拉善建设电站的企业使用本地的光伏组建产品,内蒙古自治区已经发文要求支持本地光伏企业化解产能走出过剩危机,阿拉善也准备出台相关文件。从本地买光伏组件的价格不比从外地购买高,还能省去运费,何乐而不为呢?”一位当地主管工业经济的负责人对记者说。

李忠茂认为,从资源的合理开发利用来看,在阿拉善盟开发沙漠、戈壁滩太阳能产业,具有得天独厚的发展优势,可以使广袤的沙漠、荒凉的戈壁变废为宝,实现阿拉善盟经济乃至全自治区经济的可持续性发展。

而现实的情况却是,在工业和信息化部最新公布的第一批符合《光伏制造行业规范条件》企业名单里并没有锋威。阿拉善大力扶持锋威与当前光伏行业推进兼并重组的节奏显得有些不合拍——锋威向下游延伸的产能可能给饱受过剩影响的产业链继续加压。但是对于阿拉善来说,能够带动当地2000多人的就业和数额可观的纳税才是“硬道理”。

不论是因电网限电而转战阿拉善的光伏企业,还是希望促进当地经济发展的阿拉善,他们在中国光伏产业这盘大棋局中,不过米粒之珠,遭遇的利益交锋也不过是小试牛刀。然而,随着大量企业蜂拥至光伏发电领域,且光伏电站的运营期在20年以上,避免一场越演越烈、旷日持久的利益博弈,终究不容坐视。
来源: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能源网 http://www.aeenets.com/ 【投稿QQ:631001965 



分享到:

亚欧能源网  广告热线:010-57131549  传真 010- 57131549  客服QQ:924467170  Email: mxzh2008@163.com    Copyright 2005-2011 aeenet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亚欧能源网 版权所有 备案编号: 京ICP备12037512

本站网络实名:亚欧能源网